88必发娱乐场官网
文章98463324浏览8338728本站已运行896

作者读者!凌云健笔意纵横——向《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学习“丰富”文章内容

导读:这篇作者读者论文范文为免费优秀学术论文范文,可用于相关写作参考。

似水流年【写意天下】YY2136 3月31日作者读者交流会预告发布 视频 : 寄小读者的作者 1、★我心如花2、★《亮剑》楚云飞的历史原型是谁?楚云飞简介3、★表演真实——电影、舞台中国早期默片中的表演现代性4、★金庸笔下十大最有魅力男子排行榜:谁排第一位!

重庆市巴蜀中学校蒋嘉盛

【摘 要】“内容丰富”是写作评价中一个重要的要求,但这个要求如何去满足,需要用到哪些知识,可以经由哪些具体路径,目前还是不少师生的困惑.文章针对这一现状,以教材经典课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为例,具体提出了旁逸、撇除、引用三条路径来达成“丰富文章内容”这一具体目标.

【关键词】写作教学;丰富内容;旁逸;撇除;引用

中图分类号:G623.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568(2015)27-0102-03

语文教师常讲“作文内容要丰富”,不少学生也急于摆脱作文“内容贫乏、索然寡味”之困境.那么,文章的内容如何才能丰富起来呢?

一、带叶折花:旁逸的艺术

一位禅僧考问自己的小沙弥:“假如前进一步死,后退一步亦死,当如何处置?”答曰:“旁边去!”小师傅的回答,简直令人喷饭.继而一想,又不得不佩服其聪慧和圆融:我们殷勤护持的生命本就从未陷入绝境,总有一些“不经意的生机”,在“旁边”默默吐绽绿意和芬芳,正是这些旁逸斜出,让原本有限的生命有了张力,有了弹性,有了宽度!

生命离不得旁逸,写作更需要旁逸.说话或写文章时,有意离开主题而加以风趣幽默地插说、注释或补充,这些插说、注释或补充看似画蛇添足、无关痛痒,但却能增强文章的意趣,这种手法就叫旁逸.

鲁迅先生曾在《华盖集·忽然想到》一文中明确指出,文章中甚至是严肃之学术文章中,旁逸都是很有必要的:“外国的平易地讲述学术文艺的书,往往夹杂些闲话或笑谈,使文章增添活气,读者感到格外的兴趣,不易于疲倦.但中国的有些译本却将这些删去,单留下艰难的讲学语,使他复近于教科书.这正如折花者,除尽枝叶,单留花朵,折花固然是折花,然而花枝的活气却灭尽了.人们到了失去余裕心,或不自觉地满抱了不留余的心时,这民族的将来恐怕就可虑.”在《且介亭杂文末编·“这也是生活”等》一文里,先生就这个问题又再一次论及:“我们所注意的是特别的精华,毫不在枝叶.给名人作传的人,也大抵一味铺陈其特点,李白怎样做诗,怎样耍颠,拿破仑怎样打仗,怎样不睡觉,却不说他们怎样不耍颠,要睡觉.其实,一生中专门耍颠或不睡觉,是一定活不下去的,人之有时能耍颠和不睡觉,就因为倒是有时不耍颠和也睡觉的缘故.然而人们以为这些平凡的都是生活的渣滓,一看也不

看等删夷枝叶的人,决定得不到花果.”可见,先生对作品中适当地旁逸是格外“加以青眼”的.

那么,鲁迅先生又是怎样在自己的写作实践中运用“旁逸”艺术的呢?

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这篇回忆性散文的开篇,作者交代了“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之后,完全可以接着就写“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然而,作者实际的行文却在这两者之间旁逸而出——“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作为回忆性散文,主要是回忆“过去”,即文中所谓“那时”,但作者却不局囿于“那时”,而自由灵活地从“那时”旁逸到了“现在”,这种时空的转换,正有利于吸引读者“驻目”,继而品味、感受、思考和感悟.

然而,鲁迅先生此处的旁逸还没完——就在这文章开首一段的旁逸之中,还内含有另一重旁逸,即“朱文公的子孙”,课文下方有注解“这里只是指一户姓朱的人家”,而朱文公则是南宋大儒朱熹,二者可谓“风马牛不相及也”,但鲁迅先生硬是凭其皆姓朱这一条将二者联系了起来,不可谓这次旁逸“扯”得不远.这第二度旁逸,或者叫做旁逸的旁逸,实则是作者对朱姓邻居的调侃.这调侃又是说与谁听?显然是读者了,而且是仿佛近在眼前聆听先生讲演的读者.不少读者读到这里,都会为作者的这个小小调侃会心一笑吧.读者笑了,文章就活了,接下来读者与作者的“交流”也就有了“活气”.

文中的“旁逸”,还远不止这一两处.比如,作者叙及自己不到百草园里长草丛中去的原因而讲述“美女蛇”的故事,在讲述的过程中就有两处旁逸.一是“他虽然照样办,却总是睡不着——当然睡不着的.”破折号已经提示读者了,这是作者不满足于“美女蛇”故事复述者的角色,而以作者身份从复述中跳出来直接与读者对话,这直接的对话至少起到三重作用:让有心的读者会心一笑,拉近了读者与作者的距离,拉近了读者与故事的距离.著名的鲁迅研究专家钱理群教授对这一“旁逸”行为也做出了高度评价:“高明的作者,又忙里偷闲,在叙述中不失时机地插话等这在叙事节奏上会取得舒缓的效果,更增添几分幽默感.”著名文艺评论家孙绍振先生也极为欣赏这一“旁逸”之举:“这句从叙事故事来说,可以认为是多余的,但是对叙述语言的趣味来说,可以叫做涉笔成趣.叙述者突然插进来评论——这家伙自讨苦吃——流露出对人物可笑心理的嘲讽.”二是“到半夜,果然来了,沙沙沙!门外像是风雨声,他正抖作一团时,却听得豁的一声,一道金光从枕边飞出,外面便什么声音也没有了,那金光也就飞回来,敛在盒子里.后来呢?”这里,“后来呢”三字再加一个“?”,再次打破原有的复述故事之言语形态,当然也暂时放缓了叙事节奏,但却把读者刚刚稍稍落下的紧张的心又给悬了起来——作者又一次成功地将读者与故事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因此,与其说这个“旁逸”之问是故事复述者或作者所发,还不如说是作者代读者所发——一个有读者意识的写作者,心中是常装着读者的;因为心中装着读者,也就能想到读者之所想,故而能问出读者之想问.

文末也有一处旁逸:“我”趁先生读书入神的时候,便画起画儿来,而且画了一大本,“后来,为要钱用,卖给一个有钱的同窗了”,叙写到这里,也就算把“我”在三味书屋的情况交代清楚了,但作者却又旁逸开去,介绍同窗的父亲是开锡箔店的,现在同窗自己已经做了店主,而且快要升到绅士的地位了,之后才又收拢到“这东西早已没有了吧”——其实,我们要真正理解这篇经典文章的这个“非经典”甚至“非典型”的结尾,首先就要理解文章尾段的这笔旁逸.就算“同窗”曾经对艺术有些爱好——收购了“我”的一大本画儿,但后来却并未走上艺术的道路,而是子承父业跟着父亲做学徒——在自己做店主以前;而且现在已经做了店主也就更忙了——没有多少心思能顾及到儿时收购的一本画儿;加之,快要升到绅士的地位了——注意,是快要升,即还没有升,最是这要升未升的当儿最要紧,所以,也就更没有那份“闲”功夫去理会当年同窗卖给自己的那本画儿了.所以,作者得出了自己在三味书屋期间读书玩耍的作品和证物“没有了”,而且在“没有了”之前还加上个表时间的修饰词“早已”——即没有了很长时间了.这些推断,都是极为合情合理.但,请注意,作者还在“没有了”之后加上了一个小小的感叹词“吧”,就是这个“吧”,透露了作者隐秘的心思:他由衷地希望那见证自己在三味书屋读书玩耍的作品还在,尽管明明知道它应当早已不在了,仍希望它还在!——这是怎样的一种近乎执拗的深情呵!行文到此处,情自到深处,还用何结尾?就此搁笔.

二、欲休还说:撇除的艺术

课文的第二段,历来为读者所称道,甚至被奉为写景之圭臬.其中,段首一句“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更是以其“不必说等也不必说等单是等”的特殊句式引起了广大师生的关注.教材编者也甚为重视,比如,人教版的教材在课后习题中就专设一小题,要求同学们分清“不必说等也不必

说等单是等”中哪个内容是强调的重点,并“仿写一段话”.

其实,鲁迅先生的这一段话,还真有些不好仿写.其一,第一个“不必说”所引起的分句,由四个名词性短语构成,实则是运用了“列锦”的修辞手法.列锦是一种以名词或名词性短语排列组合而成的多列项的非主谓句,用来写景抒情、叙事抒怀的修辞格.列锦修辞格的语用机制与电影的蒙太奇手法相同,具有很强的描写、抒情功能,“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四者之间彼此并没有什么联系,但作者通过列锦的手法,陈列在读者眼前,真有目不暇接之感.其二,四个名词性短语读音上刚好平仄相对:碧绿的菜畦(仄仄的仄平);光滑的石井栏(平平的平仄平);高大的皂荚树(平仄的仄平仄);紫红的桑葚(仄平的平仄),我们不应当把这么精致的语句用一个“巧合”就“交待”了.其三,第二个“不必说”所引起的同作宾语的三个主谓谓语句,还是用了蒙太奇的艺术手法,从章句修辞的角度,这里运用了“列叙”的修辞手法.列叙,是并列使用具有相近语法结构的语句叙述多件事情或说明多个事物的一种修辞方式.因此,我们要仿写出如鲁迅先生笔下那般优美的一段“不必说等也不必说等单是等”,实非易事.

不过,鲁迅先生在这里运用的一种言语思维形式,我们是可以借鉴的.作者明明白白地说了“不必说”,结果还是“说”了;清清楚楚地讲了“也不必说”,结果也还是说了——这与“济南二安”笔下的“欲说还休”可是截然相反:李易安《凤凰台上忆吹箫》“生怕闲愁暗恨,多少事,欲说还休.”辛幼安《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易安是欲说而未说,幼安欲说却“顾左右而言他”实际上也是未说,故二者皆可谓“欲说还休”.较之二安的“欲说还休”,鲁迅先生这里的言语行为姑且可称作“欲休还说”.

然而,这看似自相矛盾的“欲休还说”,不仅没有阻碍作者的表达,反而为其表达提供了更多的灵活与自由.这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言语思维奥妙呢?这里,其实涉及一个重要的修辞思维方式——撇除,又称“撇语”、排除.撇除,是不直接从正面说,而用排除另外的方面来突出要表达的主体的修辞方式.虽然名称唤作“撇除”,实则是撇而不除,欲要排除的方面,也在文本中保留,只是侧重不同罢了——因此,修辞学家王希杰先生将其归入有助于“语言的侧重美”之辞格大类.——这样一来,既突出了重点,也丰富了内容,何乐而不为呢?但遗憾的是,王先生仅将“排除非A以强调A的特殊性”视作“撇除”.笔者认为,对撇除这一语用思维的认识,不应仅仅局限于辞格范畴,而应从广义的修辞即“调整语词使得传情达意能够适切的努力”这个层面来理解与运用.换言之,“撇除”的形式还可多样化,运用“撇语”还可更自由、更灵活.例如,课文的第三段先排除了去长草丛中,但这正好引出“美女蛇”的故事和“结末的教训”,不可谓不妙.再如,笔者下水作文《校园里的那些树疤》一文,首段叙写了“因为离家远,周末常留校.校园菁菁,水池粼粼,老榕树垂着百岁须,美人蕉倚着万年青,阳雀花在大铁树的陶钵边开得蓬蓬勃勃,簕杜鹃不甘示弱地爬上了高高的露天长廊,花彩蝶虽好看却也好花心,才对月季表完决心又忙着跟芍药献殷勤,还是蜜蜂不忘工人阶级的质朴本心,只把那高高的一树槐花给认了准等”之后,第二段的开头却用“美丽的校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还不是这些.”一句将首段的美景统统撇除,以突出即将要写的“倒是那一排老槐与几棵年轻的千丈高,最能引起我的遐思.”——这并非否定了首段景物之美,只是侧重不同罢了,正如菜畦、石井栏、皂荚树等并不逊色于“短短的泥墙根一带”而只是更加侧重于泥墙根附近的花木虫鸟一样.尽管侧重不同,但被撇除的部分毕竟撇而未除,依旧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既为凸显主体服务,又以自身的存在丰富了文章内容.

三、货多善贾:引用的艺术

这篇课文在丰富文章内容方面,还有一个技法值得学习,那就是引用,其中又特别是引用传说.《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全文,共有三处引用传说.

第一处是课文第二段,写百草园中浅草里的鸟虫花木,当叙及何首乌时,便引用了“何首乌根有像人形且吃了便可以成仙”的传说.因为引用了这个传说,作者又自然而然地开始回忆起自己儿时常常拔何首乌起来并弄坏了泥墙的经历——这是该传说对丰富文章内容所做的第一重贡献.更妙的是,作者还就此进行了一番自嘲,即“却从来没有见过一块根像人样”.这个自嘲跟前面的调侃朱姓邻居和后面的调侃古庙书生是一脉相承的,但又向前进了一步,正如孙绍振先生所言,“自嘲,在西方幽默学中,叫做自我调侃,属于幽默之上乘.”但三者的功用都是为了让文章更灵动,更有“活气”,拉近读者与文章及作者的距离、让读者的阅读过程更愉悦阅读体验更丰富而服务.所以,丰富文章的内容往往与使文章更具生气、更具张力是分不开的.

第二处引用传说就是由赤练大蛇的传说进而引出“美女蛇”的传说了,好一个“连环传说”!我们通过分析不难发现,倘若作者不写“美女蛇的传说”,那么“夏天夜晚的百草园”将是多么无趣.而有了这俩传说,夏天的百草园隐隐有一种神秘、担心和期盼(虽害怕美女蛇,但也想见一见的——我们从“然而都不是美女蛇”的丝丝怅惘、失望中不难读出;至于对“老和尚装飞蜈蚣的小盒子”,作者可是明确交代了,“极想得到”却“直到现在,总还没有得到”)的味道在其中了.然而,这些都只能算是作者两度引用传说所起到丰富文章内容的第一重功用.那么,丰富文章的第二重功用是什么呢?那就是:由“美女蛇”的传说进而引出了结末的教训及认识——做人之险.叫我们名字的陌生声音自然是不常有的,叫童年的“我”的名字的陌生声音也自然是不常有的,而叫“我”名字的陌生声音自然是常有的,这是些怎样的陌生声音大家就可猜出一二了(注意,是直呼其名地“叫”哦),然而都不是美女蛇——却比美女蛇更可怕,毕竟美女蛇还畏惧“飞蜈蚣”.

第三处是引用“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有关怪哉虫的传说了.这则传说之于丰富文章内容的功用,通过探究其出现的位置来揭示.走什么路,过什么桥,进什么屋,行什么礼,先生高矮胖瘦、年逾几旬,这些叙述都是按常规顺序一一道来的.接下来按常理,就该叙述在私塾里读些什么书、写些什么字、对些什么对子了,但作者却没有,而是在这叙述的节骨眼上先插进来一个关于怪哉的传说——当然这传说是承着“博学”一词而来的,且作者为了让这“承接”更牢固,前面用了东方朔的“渊博”去粘那“博学”,还用了“阿长的不渊博”第二次去粘那“博学”,这算是粘牢实了,接稳当了.待写罢问先生“怪哉”的事被拒绝回答后,又回到渊博一词上,而且推而广之,年纪比“我”大的人都是如此——“所谓不知道者,乃是不愿意说”.接下来才又写“习字”“对课”,先生对我“好起来了”.作者为什么要打乱生活中真实的顺序而将关于怪哉的传说提到前面呢?一“进入”三味书屋,作者已经给先生做出了极高的评价:和蔼、方正、质朴、博学.如果接着又写先生对“我”“好起来了”,继而就该是他有一条戒尺,但是不常用,也有罚跪的规则,但也不常用,普通总不过瞪几眼,大声道:“读书!”——这是我们作为读者都能猜到的情节了,读者都已经猜到了,还读个什么劲呢?所以,作者的创作活动与读者的心理期待一直都是若即若离的(完全离开,或离得太远也不行),暗中较着一股子劲.在课文中,作者将本来发生在后面的事情提到前面去写,既可以将读者对老师温和、质朴等好印象降一降,让读者的心理预期受挫一次——但又不是完全不可接受:在进入“三味书屋”前作别百草园时已经交代过“听说还是城里最严厉的书塾”.另一点,读者有些失落了,怎么连“渊博”这一大优点也在摇摇欲坠了呢?这里,读者的心理预期开始向下行进了,而作者却反其道而行之,笔锋一转写先生的宽容,甚至写先生读书的忘我以及有几分可爱了!——也唯独有这般先生存在的“三味书屋”,“我”才会无限怀念啊.

读者和作者绝壁是真爱:重庆卫视:《蜀山的少年》:展示作者与读者崭新互动关系

参考文献:

[1]谭学纯,濮侃,沈孟缨.汉语修辞格大辞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177.

富爸爸穷爸爸作者对中国读者的感谢- 罗伯特清崎2012中国开课(流畅) 视频时长:03:44 富爸爸穷爸爸作者对中国读者的感谢- 罗伯特清崎2012中国开课(流畅) 播放:18463次 评论:9185人

[2]鲁迅.鲁迅全集(第三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16.

[3]鲁迅.鲁迅全集.(第六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624.

[4]钱理群.经典阅读与语文教学[M].桂林:漓江出版社,2012:234.

[5]孙绍振.名作细读:微观分析个案研究(修订版)[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9:190.

[6]高原.一词一景 幻化无穷——列锦辞格的探究[D].长春:长春理工大学,2010.

[7]谭学纯,濮侃,沈孟缨.汉语修辞格大辞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158-159.

[8]尉迟华等.新编增广修辞格例话[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122-123.

[9]王希杰.汉语修辞学(修订本)[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342,376.

[10]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2.

[11]孙绍振.名作细读:微观分析个案研究(修订版)[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9:189.

(编辑:朱泽玲)

更多作者读者论文范文

1、朗读在古诗教学中的作用

2、怒放的地丁花他们用一年多时间写了一本家政工口述史

3、高中英语英文报辅助阅读教学

4、中国人的悟性

5、花儿一瓣馨香一缕

6、文学文本语言品味教学原则

寄小读者的作者论文参考文献总结:

关于对不知道怎么写作者读者论文范文课题研究的大学硕士、相关本科毕业论文作者读者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文献综述及职称论文的作为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锄禾的作者 清明上河图的作者是 林海雪原作者 第十三双眼睛的故事 老人与海的作者 国歌作者

作者读者论文写作资料视频

视频时长:03:44 富爸爸穷爸爸作者对中国读者的感谢- 罗伯特清崎2012中国开课(流畅) 视频时长:03:44 富爸爸穷爸爸作者对中国读者的感谢- 罗伯特清崎2012中国开课 视频时长:16:30 [20100506]读者域作者域01 视频时长:06:37 美文配乐朗诵欣赏:读者的四季 作者:邓康延 朗诵:方明 视频时长:03:42 富爸爸穷爸爸作者对中国读者的感谢- 罗伯特清崎2012中国开课 交流群:126080886 视频时长:3:42:44 似水流年【写意天下】YY2136作者读者交流会第一期【坑爹官录】 视频时长:01:07 小说《历史转折中的 》作者黄亚洲来渝与读者见面[直播重庆] 视频时长:45:13 [20100427]RTF_读者_作者_ _时区 视频时长:02:55 “发现亚特兰提斯”作者黛安娜。库柏2013年3月即将来台向台湾读者问好 视频时长:01:11 广东电视台新闻频道2013南国书香节,《英雄的孤独谁能懂》作者签售暨读者见面会。 视频时长:27:08 [20100506]读者域作者域02 视频时长:15:18 《我要钱!》作者詹姆斯对话中国读者 完整版 视频时长:02:27 【2011年浙江省公务员行政职业能力测验第12题】:《最后的通用语言》的作者奥斯特勒向读者讲述了世界主要语 视频时长:05:16 《倒带人生》作者亚历山大·马斯特斯为中国读者录制的视频—带中文字幕 视频时长:42:32 读者们,作者被吃掉了(流畅)_320x240_2.00M_h.264 视频时长:25:13 读者们,作者被吃掉了(烂尾。。。) 视频时长:13:04 散文《寄小读者-通讯七》 作者:冰心 朗诵:虹云
去除边栏